历史上周公何许人也,影响清朝历史的100位风云人物之熊赐履

历史上周公何许人也

熊赐履,字敬修,又字青岳,号素九,又号愚斋,湖北孝感人,明末清初理学名家,官至清朝东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。

图片 1

清初是当时中国封建文化吸收融合的一个重要时期,满族自有的文化和中原原有的儒家文化发生了激烈的碰撞,康熙继位后,在经历一系列的农民战争和统一战争的清朝,摆在其眼前的是社会崩乱、盗贼繁起、人心不定的局面,因此康熙急需一种思想来安定社会、平抚人心,而此时康熙初登位不久,朝政仍旧把持在四大辅臣手中,,以四人为代表的一批满族统治者认为只有“率循祖制,咸复旧章”才能稳固江山,但显然以满人自有的文化是无法统治庞大的中华大地的。康熙六年,熊赐履向清廷呈奏了着名的“万言疏”,并向康熙提出“学校极其废弛,而文教因之日衰也,讲明正学,将简儒臣使司成均,则道术以明,教化大行。”从中可以看出熊赐履认为当今社会凋敝,其主要原因是教化不成,只有兴儒学才能让王道兴盛。面对熊赐履的进言,四辅臣尤以鳌拜为首进行了激烈驳斥,但熊的进言却让康熙眼前一亮,随后加封其为秘书院侍读学士,此时的康熙年仅十四岁,无疑皇帝的年少,思想的未成熟,给熊赐履为首的理学家们创造了机会。熊赐履以秘书院侍读学的身份给康熙不断灌输儒家治国的理念,而在此过程中熊赐履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理学体系,其代表作《学统》更是为清时期理学发展作出了极大的推动。

图片 2

此后康熙在治国理政中也颇为倚重熊赐履,凡国家要务皆与熊商要,在熊的推动下,一批理学官员进入中央决策,且在熊的进言下,康熙开始严整吏治,采取休养生息政策,平定三藩、收复台湾等也无不是在理学官员的帮助下完成的。在熊赐履大力推行的理学帮助下,康熙完成了一系列壮举,而也正是此,理学也得到了康熙的大力推崇,一时间从官至民无不争相学习,康熙就曾说“因有满书,满洲武官翻阅史书,通达义理者省略号甚多”,从中可窥见一斑,理学不光在汉人中盛行,在满人中也是同样如此。而康熙五十三年更是编纂了《渊鉴斋御纂朱子全书》。由此可见熊赐履对清初理学的发展着实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。

图片 3

1.陈朔:《理学名臣熊赐履_兼论清初汉族士大夫的政治处境》,《西部学刊》2017年第6期。

2.王锺翰:《康熙与理学》,《历史研究》1994年第3期。

高翔:《论清初理学的政治影响》,《清史研究》1993年第3期。

4.赵尔巽:《清史稿》

熊赐履,字敬修,又字青岳,号素九,又号愚斋,湖北孝感人,明末清初理学名家,官至清朝东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。

熊赐履(1635年—1709年),字敬修,又字青岳,号素九,又号愚斋,湖北孝感人,明末清初理学名家,官至清朝东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。

相关阅读

左慈:左慈,字元放,东汉末方士,庐江人。少居天柱山,习炼丹。葛洪《抱朴子·金丹篇》载,是葛玄之师,“葛玄从慈受之”。据传

揭秘:历史上乾隆皇帝唯一爱过的女人是何许人也

乾隆唯一爱国的女人:乾隆皇帝这样一个历史伟人,他的人生是不完整的,至少是有缺憾的。自从结发妻子孝贤皇后去世,他就永远失去了富有柔

揭秘:中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太上皇何许人也

导读:三岁封储,十二岁登基,十四岁生子,十八岁禅位,二十三岁暴卒。这一连串的人生数字,清晰直白地勾勒出了少年天子拓跋弘辉煌而又悲愤的

玷污陈圆圆的其实是孙可望,而不是刘宗敏。但是估计对孙可望有所了解的人还不多吧,那么这孙可望到底是个什么人呢?明末农民军起义,以

揭秘:三国历史上是何许人要联合马超反叛刘备

导读:马超一生征战数年,最后走投无路投奔刘备,全家百余口人全部被曹操杀害,落了个孤家寡人,这个极其悲壮的三国英雄,在经历了几十年磨难

清初是当时中国封建文化吸收融合的一个重要时期,满族自有的文化和中原原有的儒家文化发生了激烈的碰撞,康熙继位后,在经历一系列的农民战争和统一战争的清朝,摆在其眼前的是社会崩乱、盗贼繁起、人心不定的局面,因此康熙急需一种思想来安定社会、平抚人心,而此时康熙初登位不久,朝政仍旧把持在四大辅臣手中,,以四人为代表的一批满族统治者认为只有“率循祖制,咸复旧章”才能稳固江山,但显然以满人自有的文化是无法统治庞大的中华大地的。康熙六年,熊赐履向清廷呈奏了着名的“万言疏”,并向康熙提出“学校极其废弛,而文教因之日衰也,讲明正学,将简儒臣使司成均,则道术以明,教化大行。”从中可以看出熊赐履认为当今社会凋敝,其主要原因是教化不成,只有兴儒学才能让王道兴盛。面对熊赐履的进言,四辅臣尤以鳌拜为首进行了激烈驳斥,但熊的进言却让康熙眼前一亮,随后加封其为秘书院侍读学士,此时的康熙年仅十四岁,无疑皇帝的年少,思想的未成熟,给熊赐履为首的理学家们创造了机会。熊赐履以秘书院侍读学的身份给康熙不断灌输儒家治国的理念,而在此过程中熊赐履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理学体系,其代表作《学统》更是为清时期理学发展作出了极大的推动。

熊赐履

此后康熙在治国理政中也颇为倚重熊赐履,凡国家要务皆与熊商要,在熊的推动下,一批理学官员进入中央决策,且在熊的进言下,康熙开始严整吏治,采取休养生息政策,平定三藩、收复台湾等也无不是在理学官员的帮助下完成的。在熊赐履大力推行的理学帮助下,康熙完成了一系列壮举,而也正是此,理学也得到了康熙的大力推崇,一时间从官至民无不争相学习,康熙就曾说“因有满书,满洲武官翻阅史书,通达义理者省略号甚多”,从中可窥见一斑,理学不光在汉人中盛行,在满人中也是同样如此。而康熙五十三年更是编纂了《渊鉴斋御纂朱子全书》。由此可见熊赐履对清初理学的发展着实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。

清初是当时中国封建文化吸收融合的一个重要时期,满族自有的文化和中原原有的儒家文化发生了激烈的碰撞,康熙继位后,在经历一系列的农民战争和统一战争的清朝,摆在其眼前的是社会崩乱、盗贼繁起、人心不定的局面,因此康熙急需一种思想来安定社会、平抚人心,而此时康熙初登位不久,朝政仍旧把持在四大辅臣手中,,以四人为代表的一批满族统治者认为只有“率循祖制,咸复旧章”才能稳固江山,但显然以满人自有的文化是无法统治庞大的中华大地的。康熙六年,熊赐履向清廷呈奏了著名的“万言疏”,并向康熙提出“学校极其废弛,而文教因之日衰也,讲明正学,将简儒臣使司成均,则道术以明,教化大行。”从中可以看出熊赐履认为当今社会凋敝,其主要原因是教化不成,只有兴儒学才能让王道兴盛。面对熊赐履的进言,四辅臣尤以鳌拜为首进行了激烈驳斥,但熊的进言却让康熙眼前一亮,随后加封其为秘书院侍读学士,此时的康熙年仅十四岁,无疑皇帝的年少,思想的未成熟,给熊赐履为首的理学家们创造了机会。熊赐履以秘书院侍读学的身份给康熙不断灌输儒家治国的理念,而在此过程中熊赐履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理学体系,其代表作《学统》更是为清时期理学发展作出了极大的推动。

1.陈朔:《理学名臣熊赐履_兼论清初汉族士大夫的政治处境》,《西部学刊》2017年第6期。

清圣祖康熙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